当前位置:研究中心 > 半岛时评 > 正文

王俊生:坚定推进朝鲜半岛无核化

日期: 2017-09-04  责任编辑: 中韩关系研究中心  字号:

自2006年朝鲜进行首次核试验以来,国际社会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付出巨大努力。但事实却是在这期间朝鲜进行了五次核试验,尤其是2016年进行了两次核试验,今年7月又宣称成功进行了两次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半岛无核化进程遭遇新的重大挫折。这种背景下,“朝鲜弃核悲观论”“应默认朝鲜拥核”等观点纷纷出现。

如果说“朝鲜弃核悲观论”还是畏难情绪的话,“应默认朝鲜拥核”则表达了一种立场。主张这种观点的依据有:其一,朝鲜已将“拥核”写进2012年宪法,已进行五次核试验,朝鲜对国际社会促其“弃核”的各种努力置若罔闻。这种情况下还坚持朝鲜必须“弃核”,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其二,朝鲜“拥核”是面对美、韩压力的自保政策,应给予理解。持这种观点的人甚至以中国在冷战期间发展“两弹一星”经历为参照,认为中国根本不应制裁朝鲜,否则怎么解释当初我们批评“苏联反对中国拥核”立场?

其三,认为朝鲜“拥核”在战略上对中国不是坏事,因为朝鲜“拥核”主要是对付美国,“拥核”的朝鲜可成为中国对付美国的“盟友”。

上述第一种观点实际上认为让“拥核国弃核”根本做不到、“拥核国放弃核武器”从没先例;第二种观点认为“拥核”是朝鲜内政,和其他国家没关系;第三种观点的逻辑则是从国际战略角度,认为朝鲜“拥核”即使有威胁也不会威胁到中国,只会威胁到美国。果真如此吗?

“拥核国”成功“弃核”有例在先

世界上真没有国家在“拥核”后“弃核”的先例吗?当然不是。乌克兰是原苏联境内部署有战略核武器的四个加盟共和国之一。苏联解体后,乌继承了在其领土上的176枚洲际导弹(可携带1240枚核弹头)、42架战略轰炸机(携带336枚核弹头)以及数百件战术核武器。这样,乌克兰就成为世界上继美、俄之后的第三个核大国。但随着1994年1月,俄、美、乌在莫斯科签署了销毁乌境内核武的三方协议,乌克兰开始逐步销毁境内的发射井,并把卸下的1300枚核弹头和600多枚巡航导弹的弹头运往俄罗斯。2001年10月,乌克兰销毁了境内最后一口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乌克兰正式成为一个无核国家。

如果说乌克兰的核武器不是独立研发而是继承的,那么南非的核武器可是独立研发成功后又放弃的。南非1948年成立原子能委员会。随后建立了核研究中心和小型铀浓缩试验厂。1979年,第一批高浓缩铀(80%的U-235)问世。同年,南非政府正式下达了核武器研制任务。1982年12月,南非制成了第一个核爆炸装置,随后共制造了六个核爆炸装置。到1988年以前,南非成立了相应的核武器制造企业。但随着国际社会的努力,1990年2月26日,南非德·克勒克总统签署了终止核计划的最后命令。1990年7月开始拆除核爆炸装置,1991年中期拆除完毕。

朝鲜“拥核”是地区问题

朝鲜半岛问题的特殊性在于:其一,大国因素凸显。历史上没有哪个地区像朝鲜半岛那样几乎导致东亚所有大国都发生过战争,这其中包括日俄战争、中日战争、中美战争。今天美国通过驻韩美军、特别是通过握有战时指挥权事实上分享了韩国的部分主权。因“人质绑架问题”、“在日朝鲜人问题”、“慰安妇问题”等,日本深深卷入半岛事务。考虑到《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依然有效,特别是中朝有着长达1300多公里的共同边境线,中国对于半岛局势的任何走向也都有合理关切。

其二,历史与主权问题交织,这充分体现在朝韩关系上。朝韩两国都把实现半岛统一作为民族夙愿,但两国在政治体制、经济实力等方面存在根本差异。两国在西海划界等边界问题上也存在分歧。朝韩间的军事分界线仍然是当今世界上军力部署最密集的地区。朝韩两国还冲突不断,近几年就先后爆发了2011年“天安舰”事件与“延坪岛”事件以及2015年8月“地雷事件”等。

在柏林墙倒塌东西德统一、苏联解体东西方对峙消失后,朝鲜半岛就成了世界上最有可能再次爆发大规模热战的地区之一。而一旦爆发核战争,不仅是朝鲜民族的悲哀,也是21世纪人类的悲哀。由此,朝鲜“拥核”不仅是朝鲜内政问题,也是重大的地区和国际安全问题。

中朝关系是正常国家关系

西方学者谈到朝鲜时常指出“中国是朝鲜唯一盟友”,这也是某些中国学者认为“拥核”的朝鲜不会威胁中国的原因。尽管《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仍生效,但两国已走向正常的国与国关系。其一,基于历史经验与国际环境变化,中国自邓小平时期就明确放弃了结盟外交原则,开始奉行不结盟外交。其二,尽管关于同盟定义学界还存在分歧,但有一点存在普遍共识:所谓盟友,有明确对手。显然,缘起于朝鲜战争时期的中朝同盟主要为对付韩国和美国。但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美关系实现了正常化,中韩关系也大幅改善,两国1992年8月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013年3月8日举行的外交部记者会上对此清晰地做出了说明,“中国和朝鲜是正常的国家关系”。

“拥核”的朝鲜还可能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第一,刺激日韩“拥核”。2016年以来伴随着朝鲜“拥核”步伐加快,韩国不仅有学者开始研究“独立拥核”可能性,执政党议员也开始公开呼吁应独立拥核。2016年2月15日和16日,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院内代表元裕哲和政策委员会委员长金正勋在国会演讲时明确宣称了这种观点。

第二,给美国在东亚地区加强军事存在提供借口。美国目前已经借朝鲜核威胁实现了航母在黄海军演常态化,实现了“萨德”入韩。未来,美国还有可能在韩国部署更多的包括战略核武器在内的战略资产。

此外,考虑到朝鲜核设施距离中朝边境仅100公里左右,一旦出现核安全事故,中国遭受的损失远非美国能比。

用“双轨”方案解决朝核问题

中国为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付出了巨大努力。王毅外长2016年3月提出“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的思路”。王毅外长指出,“半岛问题最终解决,要综合施策,对症下药”。也就是说,推出“双轨”方案主要着眼于朝鲜半岛问题的根源,也即:美国和朝鲜的错误政策与半岛冷战格局。

从根本上讲,朝核问题解决需具备以下条件:其一,作为问题当事方,美国须具有解决问题的强烈意愿;其二,朝鲜切实感受到“拥核”之路走不通、选择“弃核”会迎来光明前景;其三,韩国要放弃“吸收统一”的想法。

此前美国政府严重低估了朝鲜政权的生存能力和朝鲜发展核武的能力,在解决朝核问题上缺乏政治决断,常利用该问题服务于其东亚战略。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发生了较大改变。特朗普4月24日表示,“几十年来,美国对朝鲜核问题一直视而不见,现在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韩国不少人希望以并吞朝鲜的方式实现统一。朴槿惠政府上台后到处推介半岛统一,2014年7月15日成立统一准备委员会,营造“统一即将到来”的氛围。这必然加大朝鲜“弃核”的难度。文在寅政府上台以来,明确表示放弃寻求对朝鲜的体制改变,对朝鲜的帮助将由“输血”变成“造血”,帮助朝鲜实现经济独立,追求韩朝和平共处。

目前看来推进朝鲜“弃核”的最大困难在于朝鲜坚定的“拥核”立场。对此,一方面应对其合理关切给予回应。2017年6月朝鲜驻印度大使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美国能够全面暂停,或者永久停止大规模军事演习,那么朝鲜也可以暂停核试验,让我们就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展开对话”。另一方面需要国际社会通过联合行动持之以恒发出“朝鲜必须弃核”的声音,而“默认朝鲜拥核”的观点恰与此相悖。(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国周边战略研究室主任)